花间冽

画渣

它是什么时候飞上去的?

【瑞嘉】不是所有感情都叫做爱情(伍)

3

(壹)   (贰)  (叁)  (肆)


(伍)


踏出了神使屋,格瑞重新拿起烈斩,回头对着轻轻一笑,“再见。”


“嘉德罗斯,等我。”


 


当找到嘉德罗斯时,格瑞似乎又有点开始害怕了,嘉德罗斯不相信自己怎么办?


“格瑞?”嘉德罗斯迷惑。格瑞怎么会在这里?


“嘉德罗斯!”语气变了不少呢~


“想清楚了?”嘲讽的语气从嘴边脱口而出控制不住...


“想清楚了!”格瑞坚定起来了。


“那你的决......唔”并没有等眼前的人造神说完,捧上软软的包子脸已经吻了下去


嘉德罗斯狠狠地瞪了一眼(自以为地瞪)格瑞,在格瑞眼里仿佛是恋人对自己的娇嗔。眼里的喜悦快要溢出眸子。


“明白了?”嘉德罗斯的脸在一瞬间爆红,“才不明白啊!”


格瑞看着因赌气鼓起的包子脸,看上去又软又滑,手不由自主捏了一把,嘉德罗斯就更炸毛了


“格瑞!!!!!!!”


格瑞松开手,看着嘉德罗斯气鼓鼓的拿手揉着自己的脸蛋,吼着:“不许捏我脸!!!!”


 


两人在夕阳下离去的背影越拖越长。


 


圣空星和神使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圣空星的圣空星王既然是称宇宙最强的人类,那么野心必然不小,谁会有强大的实力而只是守着一个小小的星球呢?


凹凸星因为圣空星的攻打变得战火缭绕,大乱已然来临,神使是凹凸大赛每届的最强者,必然也是骄傲的。不会放任不管,不过因为行动被拘束,只能由唯一因为是接任的金去带领。其他神使只能在那里指挥罢了,其他星球更是看好戏的心情,完全没有任何行动。


“嘉德罗斯你会跟你.....”格瑞有些为难,一边是岳父(划掉)嘉德罗斯的“父王”,一边是金......


“我才不和那个老骨头在一条线,他做什么跟我没有关系,我跟他不是一路人。”嘉德罗斯知道格瑞要问什么


格瑞像是放下了一口气,嘉德罗斯看出了格瑞的天平还是偏向金,低头不说话了。


像是感觉到了恋人低沉的情绪,格瑞把自己的额头贴向嘉德罗斯的额头,“怎么?吃醋了?”格瑞一脸痞笑(谁把旧设格瑞放出来的!)不出所料,嘉德罗斯又炸毛了!“谁吃醋啊!你全家吃醋我都不会吃醋!!!!!!”说完嫌弃的拍开格瑞的额头和抚上自己脸庞的手。


两人又打打闹闹地向金那里走去。


“格瑞!!”金这么喊着,看到嘉德罗斯未免楞了一下


“金,嘉德罗斯不是跟圣空星一线的!”格瑞急忙忙地为嘉德罗斯解释着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圣星空的王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这个道理,在凹凸那个时代当然不会是兵戎相见的时代,一个炮的事情,圣星空已然瞄准了还不知情的神使屋,网络是个能透露所有地址的地方,“多谢雷王星皇族的帮忙。”


卡米尔并未多言:“大哥叫我来的而已,雷王星皇族这个称呼还是免了吧,我不适合的。”


圣星空王脸上虚伪的笑脸令卡米尔感到反胃,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要来插这一脚,算了,大哥的命令我去执行就好了。


卡米尔摆了摆手就离开了圣空星。


“王上,可......嘉德罗斯大人还在那里,真的要现在就发射么?”


“发射吧,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嘉德罗斯’。”圣空星王冷笑着。


一声跑响在神使屋穿来,金立马感到不对:“不好!”


虽然神使都不在这里,但是这是那个扭曲的时空的根源地啊!!!


金一转身就跑向神使屋,格瑞看了眼嘉德罗斯也跟着金跑了过去。嘉德罗斯叹了口气随着格瑞跑了过去。


“代行神旨!”丹尼尔立即召唤出保护盾护着那个根源地,但是房子是护不住的。金到的时候刚好房子要坍塌,格瑞立马抱住金扛下了砸下来的石块,虽然身体不会又较大的受伤,但因为砸到头部还是昏迷了一下,在快要倒下的那一会,看到了嘉德罗斯的身影,嘉德罗斯顿住的脚步和嘉德罗斯那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眼神。


“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立马“清理”战场,蹲下来,撑着脸看着格瑞和金。


 


题外话:字数偏少,今天晚上突然有事,然后格瑞不会失忆不会不会!!!!!



【瑞嘉】不是所有感情都叫做爱情(肆)

(叁)   (贰)   (壹)

(肆)

乞丐和强盗哪个比较高尚?既然有能力去抢,何必跪下来去求?

 

“格瑞,你说,乞丐和强盗哪个比较高尚?”嘉德罗斯轻笑着问

  格瑞没有回话,看着嘉德罗斯

“既然有能力去抢,何必跪下来去求?”嘉德罗斯走了,义无反顾

格瑞心里并没有表面上的冷静,回到了第一次与嘉德罗斯相遇的小巷,一个人思考着,仿佛想到了嘉德罗斯小时候的生活,和上辈子的“小时候”。嘉德罗斯是个骄傲的人这一点格瑞从未怀疑,但是现在的嘉德罗斯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了

 

三年后

      这三年,格瑞没有见到嘉德罗斯一面,但再次见面,那一眼,定格在了格瑞的脑海里,同样的衣服,同样的笑容,不同的心态,对自己不同的态度

      如果说上一世的嘉德罗斯是个孩子,那他就跟那些孩子没有区别,骄傲,单纯,但现在这个,并不一样,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感情,如同在看死物。

      这三年里,嘉德罗斯被那个组织找到了,又回到了熟悉的实验室,看着那些“自己”嘉德罗斯没有多说什么

      “嘉德罗斯大人,什么时候开始检查?”

      “就现在。”

      “好的。”

      嘉德罗斯回来了,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人造神,却不再是那个追着格瑞打架的少年。

      “听说嘉德罗斯回来了?是真的吗?不是死在神使大人的剑下了吗?”

      “是真的,我还在旁边看到了,这个不会又是另一个嘉德罗斯吧?”

      “那怕是凹凸星又要不安宁一阵子了。”

       格瑞没有打断这些人的道听途说,想着只有嘉德罗斯回来了!心口总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

       现在真正见到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呦,这不是神使大人吗?怎么?找吾有事?”嘉德罗斯一样轻佻地语气却再听不出少年心性

      他以前从不自称吾......

      刻意拉开关系么?呵,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

      “老友一场,叙个旧,嘉德罗斯你应该不会不来吧?”这分明是肯定句。

      “老友么......”低头呢喃。

       

嘉德罗斯会来的,格瑞心里暗自说着

来了!开门声响起,迎上的还是那张略带青涩的脸,连星星贴纸都没变

“所以?格瑞大人到底找我什么事呢?”嘉德罗斯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感情来面对格瑞,来之前准备好了一切,来之后,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嘉德罗斯,我再重复一遍,我喜欢你。”格瑞渐渐走近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防护在格瑞面前如蝴蝶一般破碎,飘走...

顺势把嘉德罗斯抵在强上,低头

这么近的距离,格瑞甚至看到了嘉德罗斯睫毛的上下晃动,低头吻了吻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眸,这双曾经散发强烈光芒的眼眸,格瑞感觉到了嘉德罗斯明显的一僵。

“那......金呢?”嘉德罗斯颤抖着

格瑞听到金的名字,已经下意识的把抵着嘉德罗斯的手收回。

这双金色的眼里没有欣喜,甚至看不出感情。回到了起点.

格瑞刚想叫住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开口了:“格瑞,我劝你在弄清楚对所有人的感情时还能肯定地说喜欢我时再找我。”

格瑞心中好像缺了一块,神游一般走回家,金果然在家里,看着金迎上来的笑脸,格瑞对金说:“金......”话都到嘴边,格瑞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上楼,格瑞去了嘉德罗斯住过的房间,什么东西都没带走......什么都没有......

在嘉德罗斯的房间待了一晚上,没睡,只是靠着门坐在地上。

格瑞看到了那本日记,但并没有打开,抱在怀里......

被神使围着的感觉并不好,格瑞正在经历着

而嘉德罗斯那里,“父王,请允许我这么叫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会放弃他,即使他放弃了我。”

“可他是神使!”

嘉德罗斯并不在意“这是您的事情,我从未说过要参与这次行动。”

格瑞这边

“格瑞,你真执意要护嘉德罗斯?他可是我们敌对的人!”

“我欠过他了。”
“若你执意护他,你就是我们的敌人!”不论何人都劝他放弃嘉德罗斯

“我从不在意,现在我只在意他。”格瑞离开了,没了神使身份,没有任何人的袒护

“格瑞,你真的要离开吗?”金显然有些不安

“我欠了他的。要还。”格瑞并没有因为发小的到来而犹豫

“去吧,大不了我帮你去劝劝那帮老骨头嘛!”金笑了

“金.....”

“没事的格瑞,我们是好朋友嘛!”金跟那时候一样,真的一样吗......


(伍)

【瑞嘉/瑞金】不是所有感情都叫做爱情(小番外)

打电话梗

非常ooc

如果可以👇🏻

心里想着格瑞的嘉德罗斯站在小学门口等着格瑞像往常一样接他
在人群中踮起脚尖,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白,刚想招手的手蓦然停滞在半空,只见格瑞拉着一金发男孩的手走上了车
嘉德罗斯知道那是谁,同班的渣渣——金
摸摸口袋,剩下的零钱根本不够坐车回家
走到路旁的电话亭,踮起脚尖也只是堪堪摸到电话,投进去所有的零钱,踮起脚艰难地按下熟记于心的号码
等接听后还没等那边的人说话,嘉德罗斯先开了口:“喂,是格瑞吗?是我,我有点话对你讲,你先别挂电话啦,很短哒。我身上没有钱啦,都用来打电话啦,电话亭我够不到,别的渣渣都有人抱,不过我会踮脚哦。我今天看到你接金回家啦,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回家哒,我可厉害了,可是我要回自己家啦,不去你家玩了哦。”
格瑞听着另一边抽泣的声音,想说:“你是不是……”还没说完,另一边开口了
“我没有哭哦,我只是有点小感冒。那我回家啦,你和那个渣渣玩的开心点,我挂啦,嘟嘟嘟……”

等你和那个渣渣玩完,还能不能来接我回家啊……

【瑞嘉/瑞金】不是所有感情都叫爱情(叁

(壹)       (贰)

回到家

嘉德罗斯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吃着饭,格瑞却显得有些烦躁,不知道是因为手上的数据还是下午关于嘉德罗斯的事情....

这我们也不得而知,嘉德罗斯吃完,放下碗筷回到自己房间,把门锁好,翻开了日记:

     5月23日  晴  星期三

     天气晴,心情阴,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只是因为还没长大吧,大罗神通棍依旧没有下落,雷德和祖玛不知道有没有转世,转世了又能否找到,或者还有没有记忆.

     格瑞......误会我也没有关系了吧,他不会在意我的感受的,心不会疼了,可能吧......

     这次不是人造的了,怎么比之前还没生气啊,这个世界果然如之前一样没有乐趣

小小的孩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泪滴在纸上蔓延开,最终消失.......


从床上起来,太阳没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进屋子,嘉德罗斯不喜欢太阳,也不喜欢和太阳一样的人,但不是事事都如愿,下了楼,那个明媚的笑脸依旧在眼前晃荡。眼神暗了一下,又换上嘲讽和属于孩子的童真。

“嘉德罗斯,去学校吧。”格瑞静静地说着,脸上的伤口还有些痕迹,但愿他看不出来。嘉德罗斯一下楼就看见了格瑞手不正常的运动着,脸上快要消失却还残留着的一点粉红。

格瑞没由来地被金色的眼睛看得心虚,不自然的摸了摸手上的伤口。

“好的。”短暂的对话是每天的日常

格瑞总觉得嘉德罗斯变了,但又觉得没变,心里埋下的种子,终于在一点一点的发芽,但浇灌它的人似乎变了......

金笑嘻嘻的说:“格瑞!今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嘉德罗斯神色暗了暗,撇了一眼金,格瑞说道:“好的,一起去吧。”


在一条漆黑的巷子里,打了嘉德罗斯的小混混还在巷子角落里说笑,格瑞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嘉德罗斯被打的样子,拳头越发地紧握,揪起其中一个人的衣领就一拳打了上去,小混混们都一懵,随即反应过来“怎么?看你爷爷我不爽来找事?兄弟们,上,揍他!”

格瑞赤手空拳也打过了这些耀武扬威的混混,但敌不过人多,还有点伤留下,其中一个混混还拿出了水果刀,一时应变不及的格瑞被划了一刀,幸好不深,拧过他的手腕,刀就掉落在了一旁,格瑞想着:以嘉德罗斯之前的身手,全然不会被打成那样,想起又开始心疼,下手又越发的重了

回到家已是凌晨一点半了,格瑞拿着送到家门口的数据,是自己让手下去检查的嘉德罗斯的记忆问题,最后的大字警醒着格瑞,那次餐桌上嘉德罗斯眼里一闪而过的阴暗并没有闪过格瑞的眼,果然.......前世记忆保存几率99%

格瑞抓着单子,想着:要是他有记忆,为什么会跟我回来.....

格瑞坚信嘉德罗斯是那1%也不愿相信嘉德罗斯拥有记忆

自欺欺人罢了吧......


时间过的总是很快,嘉德罗斯成年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嘉德罗斯,你要走了?”格瑞听到嘉德罗斯说要走时打心里地烦躁

“我想是的,神使大人,也应该遵守几年前的承诺了。”嘉德罗斯不带任何感情,“这几年,承蒙您的照顾真是感激不尽。”平淡地并不像是一个18岁的孩子

神使大人的称呼仿佛一把刀,在格瑞的心上刺了一次又一次,称呼从来没变,心态变了而已。

颤颤地提起:“嘉德罗斯,你是不是有记忆?”

从未听过格瑞这种语气的嘉德罗斯出门的脚步一顿,回头一笑:“格瑞,跟我打一架吧?”

格瑞明白,嘉德罗斯果然是有记忆的,刚回过神,想跟嘉德罗斯说个明白并且道个歉发现,嘉德罗斯原来站的地方早已没有了身影。

格瑞轻抚上心,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再次见面,是在一次联谊会上,嘉德罗斯作为丹尼尔的助手来的,格瑞不知道嘉德罗斯的过去,也不会知道。

但看到嘉德罗斯的那一刻,格瑞的心仿佛活了,比看见金时还要激动的心。

嘉德罗斯细细地看着格瑞的变化,嘴角的弧度弯了弯,像是再看一场表演,不屑又带有玩味。

宴会结束时,格瑞跟在嘉德罗斯后面,嘉德罗斯感觉到了之前熟悉无比的气息,却不点破。故意转到个巷子,歪了下头,静静地说:“出来吧,什么时候你这么不会隐藏自己了?”

“我上一世每次找你可都废了很大劲呢?”玩味地语气不带感情,嘴里却一张一合地说着调笑的话。

“嘉德罗斯,从我遇见你开始你就有记忆吧......”格瑞也不藏,大胆地走了出来

“是啊,那又怎么样?”嘉德罗斯显然没有在意,但是,真的不在意吗

“那你为什么......”格瑞的话并没有说完

“为了安全长大而已,当时的我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但是,现在有了”嘉德罗斯平静的仿佛在说的不是自己悲惨的经历,而只是在叙述别人不起眼的小事吧

格瑞的心开始抽痛,不知名的情愫让他微微有点颤抖,种子已然发芽......

嘉德罗斯轻笑了一下:“格瑞,你怎么变得都不像你了啊?”


‘我记忆里的格瑞可不是这样的’嘉德罗斯在心里说着。

“嘉德罗斯,对不起。”格瑞显得有些紧张,手掌心的汗渐渐淌下,流过指尖,“啪嗒”掉落在不平的地面,嘉德罗斯握紧的拳渐渐松开

“有什么好道歉的?”嘉德罗斯不满,“凹凸大赛的规则就是这样,没必要道歉,这,理所应当。”

格瑞没有说话,嘉德罗斯又开口:“怎么?因为杀了我又遇见我的转世救了我,要我原谅你么?”

格瑞蹙紧了眉,自己的意图就是这样的,可是心里总有什么东西在喊着不是,激烈,占据整个心脏。“那还真是对不起,我好像一开始就没让你救我。”嘉德罗斯没有理会格瑞细细的变化,自顾自地说着。

“嘉德罗斯,我......是喜欢你的吧。”格瑞的语气不住的带着颤抖

“哦。”

格瑞从未想过是这样的回答,又重复了一遍:“嘉德罗斯,我喜欢你!”

嘉德罗斯静静地,“嗯,我知道了。”

“那.....”格瑞又闭上了嘴

“要问我喜不喜欢你吗?”嘉德罗斯笑着,“嗯,我也喜欢你,不对,喜欢过你。”

嘉德罗斯依旧笑着


(肆)

【瑞嘉/瑞金】不是所有感情都叫做爱情(贰)

(壹)

(贰)

切回现在视角

他.....不应该死了吗?

转世?是的吧(格瑞以为嘉德罗斯没有记忆)

手不受控制的把飞船开往地面,一群混混在巷子称霸多年从未见过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嘉德罗斯眼神一眯,略带喜悦却又自嘲的神情一瞬间又消失在金色的瞳孔里

格瑞眯起眼睛盯着那群小混混:“不走?”音色中自带威严,小混混虽说在这小地方称霸,却也从来不敢在有如此威亚下的人放肆,赶忙屁滚尿流的走了:“对不起这位大人,小的这就走。”脸上哪还有面对嘉德罗斯的凶恶。

嘉德罗斯撑着手站了起来,心想:格瑞......呵.......跟我有什么关系 转身想要离开

之前熟悉的声音又响起:“怎么?不感谢一下你的救命恩人吗?”

嘉德罗斯心一疼,面上并无表情:“我可没求你救我。”

格瑞盯着嘉德罗斯的背影远去,心一横抓住嘉德罗斯的手臂,“要不要跟我回家?”

回家么?有家么.....

“不奢求你的怜悯。”

格瑞意识到,即使这只是嘉德罗斯的转世,但嘉德罗斯的性子不会变,依旧是个骄傲的人。

“我保你长大,顺便找回一样属于你的东西。”

“我的东西么?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属于我的,不对,要我的。”

嘉德罗斯的转世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小巷中靠着蛮力和一些小聪明抢,偷

惹到了不少人家,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一幕

无父无母的日子并不好过,身上总是旧伤未愈,新伤又添,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有淤青,饿一顿饱一顿,也不知道几年的冬天来是怎么活下来的。听了格瑞的话,嘉德罗斯心下思索:格瑞并不知道我有前世的记忆,那他这么做又是为什么?怜悯?补偿?反正现在日子也不好过,不如跟着他混到长大好了,还有那个我的东西,怕是大罗神通棍吧.....

“好啊,那我就跟你回去,等我成年,我还是自由的。怎么样?”

“可以”冰冷的语气并没有改变,格瑞还是格瑞,一如当年杀我的那个一样

格瑞径直走向飞船,嘉德罗斯快步跟上,跟当年追着他一样......

到格瑞家时已经是傍晚了,格瑞说了句要系统测一下伤吗?嗯,说了句

嘉德罗斯并没有回答他,格瑞也自顾自的走向检测室

格瑞从检测室里出来,看着那个报告,有点心惊,明明是个不大的孩子,身上新伤旧伤却满身都是,也不知道他这几年怎么熬过来的,格瑞心里想着,嘴上却没有问出来,去柜子里拿出了瓶伤药,丢给嘉德罗斯:“自己擦完下来吃饭。”

嘉德罗斯接过药,擦完下楼

看着满桌子的清淡菜色一点也提不起胃口,但经年来的事情让他也学会了改变,他并不再是之前那个无理取闹,骄傲自大的嘉德罗斯,现在的他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

格瑞从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真正的性格都不知道......

但自己却知道格瑞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叩叩叩”

“格瑞?你在家吗?”

嘉德罗斯不会听错,是金

门自己开了,金对着门口的管家喊了声:“熙叔好啊!”

管家笑了笑,请他进去“神使大人,尊卑不可失。”

“哎呀哎呀,哪有那么多礼节啊?”

“格瑞!这个是.....”

金盯着我,迷茫地又转向格瑞,我撇过头不看金

“嘉德罗斯的转世。”格瑞地声音传来,嘉德罗斯听出了语气中所含的一份喜悦

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跟我有什么关系

金凑到格瑞旁边的位置坐下来,捅了捅格瑞的手臂,问了句:“在哪里找到他的啊?”

“偏僻的一个小镇上。”

嘉德罗斯不去看他们的小动作,自顾自吃着碗里的饭

格瑞撇了眼嘉德罗斯,看着他握紧的拳头,蹙紧了眉

“金,你先吃饭,你,跟我来房间。”格瑞站起来指了指嘉德罗斯

房间里

“给你取个名字?嘉德罗斯怎么样。”并没有用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好的,您乐意就好,神使大人。”

格瑞听着这个称呼觉得刺耳,静默了一下,“叫我格瑞就好。”

“尊卑不可失。”嘉德罗斯学着楼下管家的话说给格瑞听,笑了笑

“我给你做几套衣服,你做我的‘儿子’去学校上课。”

“好的。”嘉德罗斯没有反驳

学校校长室

     “神使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安排他入学。”格瑞指了指嘉德罗斯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拟好了学生证,嘉德罗斯穿上校服走进班里,“嘉德罗斯”

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有着四个字,就走下了讲台

上课该睡管睡,该吃管吃,不学习依旧成绩第一,老师也就放任不管。但学校里的混混可就没这么大度对这个整天不学习却总霸占着第一位置的小子总是不满的

在那个下午,嘉德罗斯被不可避免的堵在了巷子里,抹去嘴角的血,笑了笑,这次格瑞可没这么有缘遇见嘉德罗斯又出手相救,挨了打回到家

格瑞看见嘉德罗斯的样子,回想起了那一刀下去后飘下天的嘉德罗斯,心一揪,赶忙跑过去帮嘉德罗斯查看伤势,又责问道:“跟学校的人打架了?还打成这样你还有脸回来?”

嘉德罗斯并未反驳格瑞的话,任从地被格瑞拉着去检测室

擦完药,格瑞又开始问嘉德罗斯:“干什么跟别人打架?”

“不是......”

话还没说完,格瑞又说:“不是你跟他们打,别人会打你?就你那性子?”格瑞略带嘲讽,回忆起了上一世的嘉德罗斯,听到格瑞的话,嘉德罗斯的眼神变得冰冷,心说:你果然还是不了解我.....

格瑞想着:嘉德罗斯被打成这样,跟他打的那个肯定更不怎么样

决定明天去一趟嘉德罗斯的学校

拉着嘉德罗斯走到校长室,还没开口,校长地第一句话倒是让他惊愕不已:“对不起神使大人,害您的孩子被打是我的失职。”

嘉德罗斯被打?不是他跟人打架吗?格瑞心里惊奇着,看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并没有其他表情,因为格瑞的误会也没有一丝让格瑞道歉的委屈和不满

“对不起。”格瑞说着

嘉德罗斯眼神一松,眼眶已然湿润,却依旧强装坚强“哦。”

(叁)

【瑞嘉/瑞金】不是所有感情都叫爱情(壹)

神使瑞

神使金(代替秋,秋让位)

重生幼儿嘉


“姐姐!”金在“梦”里大喊

“金,你能代替姐姐吗?”秋温柔的嗓音在金耳边回响

“姐姐,这,应该不可以吧……姐姐,你现在在哪儿啊?”金摸摸脑袋,不解

“金,你要代替好姐姐的位置哦,神使大人……”

格瑞成了这场凹凸大赛的最后一名选手,获得神使的位置也理所应当

“格瑞大人,您愿意接受神使大人这个职位吗?”

“我可以说不愿意吗,或者这么说,我可以当神使,也可以留在凹凸星,但请不要拘束我的生活,行动”

“但那样您会失去很多权利哦”

“没关系”


神使第七年——

        格瑞驾驶着并不高调的飞船飞过凹凸星的一条小巷上空,听见了一个人的声音却让他蓦然停止“渣渣就是渣渣,打我一个也得四五个一起,果然是渣渣”

        嘉德罗斯?!格瑞心里想着却又把这个可能性划掉,明明在七年前就死在我的烈斩下了……

        “格瑞啊,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来吧,真正的打一次吧……”嘉德罗斯依旧笑得猖狂,但却盖不住心中的酸涩,雷德和祖玛都不在了,好像,我一个人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吧

       “来吧”格瑞举起了烈斩,做好了一切准备

        嘉德罗斯“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

        握着烈斩的手攥紧,对上大罗神通棍,激得虎口发疼,却又只好迎战。

        ……

        烈斩穿过血肉的声音,异常刺耳,格瑞看着嘉德罗斯的脸,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嘉德罗斯则笑得开心

        格瑞猛地抽出烈斩,血喷涌而出,疼?人造神怎么会有疼痛?

        人造神单薄的身躯从天空中落下,渐渐化作碎片,消散在空中

        格瑞跳下地面,甩开烈斩上的血迹,转身,跑向金

        嘉德罗斯最后一次睁眼,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格瑞奔跑的方向和嘴里喊叫的“金!”

        嘉德罗斯笑了“死在你剑下,就好了”

(贰)

兔死狗烹【邦信】

兔死狗烹【邦信】
史向
刘邦回忆
依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韩信时的样子
少年如星辰般闪耀的眼眸,透漏着干净,不似久经风霜的我,我被他所吸引,直至死亡……

垓下之战后说起……
韩信在逼迫项羽自刎后已经自知这天下大局已定
在看到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雅不逝兮奈若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的感叹和虞姬的“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看着这对佳人即使死亡也毫不畏惧,心中触动颇深
韩信知道刘邦进自己帐中就已知道他的来历了
庆功宴的微醉还未过去
趁着这醉意韩信道出了对刘邦的爱意
“吾王,吾心悦于你”
“那真是巧了,吾也心悦信”刘邦邪笑一声
说罢,用手扣过韩信的头吻了上去
一吻长久,直至韩信面色潮红,手指开始不自然的抓着旁边的衣袖
“雏儿真是可爱至极~”刘邦并未就此结束,打趣地话语不停
一帐春意

待韩信醒后,床边已是冰凉,还有自己的兵符也是不知去向,但又隐隐猜出是到哪去了
韩信后接到圣旨被封为淮阴侯此时心中也是了然
嘲笑自己怕是沉醉在那不知名的情愫之中

当韩信踏入长乐宫那刻,就已无法回头

当竹尖刺穿身体的那一刻,韩信明白,所谓三不杀之诺言,不过玩乐也

吕雉嘲笑一般:“所谓淮阴侯,还不是死于本宫之手”

“信…早已了解……”
“狡兔死…走狗烹……”
“飞鸟尽…良弓藏……”
“敌国破…谋臣亡……”
“天下已定”
“我”
“固当烹!”
似喃喃“只希望来生你能不再负信……”